孟庆宇:女性、妈妈、辣妈、万人迷

2019-07-03 17:29:47 horizon-clinic 39

相比白天,夜幕降临后的工人体育场更加热闹,这里是北京夜生活的核心。太阳西下,当人潮开始向场内涌动的时候,总有一个瘦瘦的女性,从12号看台下的北京弘道运动医学诊所走出,与那些打扮时髦的帅哥靓女迎头擦过,独自向外行走。她的熟人女性居多,偶尔下班在工体院里碰到时,她会说“哎呀,你是来工体玩的吗?好棒耶。” 于是,你可以立即知道,她是一位台湾女生。


她毕业于前身由孙中山创立的台湾中山医学大学,是拥有十六年康复经验的康复专家、物理治疗师,是中国台湾地区认证的孕产妇女训练专家、是中国大陆地区唯一获得德国辅以达疗法认证的康复师,是资深的儿童康复治疗师和物理治疗师,是北京和睦家医院产后康复项目的创始人,是北京弘道运动医学诊所的专家团成员、主任治疗师。

 

她有一个像男人一样的名字,孟庆宇。


“转行记”:从儿童康复到产后康复


从中山医学大学复健医学本科毕业后不久, 孟庆宇选择了台湾中部一所三甲医院的康复科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。在十几名竞争者中,她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赢得了这个工作机会。


台湾的康复医学科分得很细,包括:成人、儿童、老人、住院、门诊等11个部门。孟庆宇所在的三甲医院,更是严格要求每位康复医生进行轮值,熟悉每个部门的业务流程。 在一次儿童康复科的轮值中,她遇到一位妈妈边带孩子康复,边同她诉苦,说自己有严重的产后漏尿,平时生活上很尴尬:走路、带娃甚至在工作场合中说着说着话,就会“失禁”,裤子湿了一大片,特别尴尬……本着乐于助人的原则,孟庆宇为这位妈妈简单指导了一些可以在家完成的产后恢复运动。等到这位妈妈第二次来到医院时,竟十分兴奋地同她“汇报”起来,说自己认真执行之后,改善很大,生活不受影响了。


以专业的知识去改善人的生活是医学的本质,也是孟庆宇选择这个行业的原因和每天的快乐。然而这一次,经过这短短几分钟的沟通而对这位妈妈的帮助,让孟庆宇在获得了很大的满足感的同时又微微觉得有些异样。


“我清晰记得这是我工作的第五年。这之前,我主要是做儿童康复,比如脑瘫或者发育迟缓什么的。但就因为这个小小的机缘,我就想,没有几个康复师专注研究或者从事孕妇的产后康复啊,我要不要试试呢?那以后,我开始花多点时间专注在孕产康复,也专门跑去德国学了一个技术,至今我还是中国地区唯一会这个技术的人。一直到现在,我仍旧是对我的专业热情满满。”


此后,因为工作的爱好关系,她甚至可以主动观察出哪些女性是有过生产经验的,找她来主动询问的妈妈们越来越多,而主要工作也没耽误:才30多岁的孟庆宇,已是台湾中医药大学附设医院的儿童康复治疗长,在儿童康复科的工作积累下,她也逐渐发现:儿童的健康状况和女性息息相关的,换句话说,有健康的孕妈,才能有健康的孩子。


“遇到有觉得体态要调整,或者主动向我询问的妈妈们,我就会从‘爱惜自己就是爱惜孩子’的方向切入,告诉他们产后康复是一种科学、温和的方式。怀孕后身心都会经历很大的变化,透过运动和康复手段来恢复身体功能很有必要。大部分妈妈们都觉得挺有共鸣的。”




温柔的“康复极客”


在对产后康复研究越来越着迷的时候,刚好孟庆宇自己怀孕了。上天并没有因为她乐于帮助孕妇而让她成为免痛的幸运者,相反,她遭遇了一种孕妇常见的问题“耻骨联合疼痛”——临床上,身体为了给胎儿提供“更宽广的生存空间”,会主动分泌一种松弛素,导致关节松弛,骨盆变宽,严重者无论翻身、坐还是行走时都会感到疼痛,很多人对此几乎只能选择卧床保胎。


孟庆宇拒绝了单位”回家休息“的劝慰,居然胆大地拿自己做起了实验:她主动利用孕期运动、自我按摩、佩戴托腹带等科学的方式,使耻骨联合疼痛得到了治愈,顺利的工作到预产期前2周!这种成功体验也更坚定了她继续从事产后康复的信念,也意识到同自己一样,产后康复是”因人而异”的,一定要根据患者的状态和要求来制定方案,尽量不去影响实际的工作与生活需求。


性情温柔,又能够为患者切身利益着想,孟庆宇在台湾的工作一路顺风顺水。2014年,孟庆宇却突然做了个大胆的决定:举家搬迁,来大陆!——原来,为陪伴在大陆工作的母亲,其实她早有来大陆工作的打算。机会来临,孟庆宇和丈夫同时得到了聘用,直接带着孩子,来到了北京。


“想来大陆,一是因为想陪伴老人,再有当时觉得大陆的康复市场那么大但是民众的康复意识那么低,一定大有所为。一到北京,我们连家都没安顿好就去单位报到,我和老公被迫带着两个儿子一起,一家四口同时出现在院长办公室,院长吓了一跳!他觉得我们太有勇气了!”


台湾的康复医学始于1970年左右,行业已发展了几十年。但大陆却有所不同:康复医学刚处于起步期,民众意识还停留在“开刀、打针、吃药”上,患者不知康复为何物——有些人宁可饱受痛苦,都不肯信任一腔热情的康复师,任由病痛继续折磨自己。


“开始工作之后才发现,我的工作不是给患者做康复治疗或者康复训练,而是说服患者接受康复治疗。这是在大洋彼岸不会遇到的问题,我当时很沮丧。老实说,甚至有想过放弃的。”

 

迎难而退的心情是真实的,患者们的痛苦和盲目也是真实的,孟庆宇只能去换一个方向思考,到底该如何继续,她做了这样一个决定:“要推广康复就要从我接待的患者开始!”——她开始在治疗中花更多时间解释自己所做的是什么,并且能达到什么效果,”这么做虽然比’光做不说’累很多,但是我的患者居然开始给我做广告了!”

 

许多患者在这样耐心的解释下,开始对孕产康复有了非常系统化的认知,也愈发信任孟庆宇。有些人甚至把家里一家老小全带了过来:有人是腰痛、有人是产后、有人是扁平足等,诊所也出现了不太常见的一幕:一接待就是一大家子!

 

在普及康复意识的同时,孟庆宇也发觉到两岸在产后康复这个领域的需求差异:大陆的妈妈们更重视“外表”,而台湾妈妈在意的是“疼痛”:“我在北京接待的许多产后妈妈,更关注在身材、妊娠纹等外貌上的问题,不过康复的范围是很广的,但不论是哪里的妈妈,只要康复的方法是对的,她们在意的问题都能得到改善。”




医患关系,在于“珍惜”


在大陆,产后康复略显“冷门”,一方面是由于康复医学起步晚,而另一方面,与它天生的私密性有关:相对保守的文化氛围下,许多女性根本不好意思公开去谈自己遭遇的那些事:漏尿、彻夜的腰酸背痛、腹肌分离导致的“大肚子”、骨盆变宽乃至耻骨联合分离、子宫以及其他内脏的脱垂。她们选择默默隐忍起来,也正是因为难以启齿,许多人因此错过了最佳的恢复时机!在产后的几年,甚至十几年内,一直饱受痛苦。

 

孟庆宇也相信,作为一个比较私密的康复科目,与患者去逐步的建立信任感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:

 

“尤其是我现在工作的北京弘道运动医学诊所,是中国大陆较早做康复医学的诊所,因此可以说明星云集,像吴京、黄晓明、李冰冰等等明星都是我们的患者。在这里,学会照顾患者的个人感受是至关重要的。我常常提醒自己要珍惜每一位愿意和我分享自身问题的患者,和患者之间也能很快的建立信任,他们在我这里感到安全、放心,这才是对我最大的肯定。” 

 

比如著名女演员陈好,原本是来诊所看脚伤的,但在与孟主任建立了信任之后,就勇敢地表达说:自己在生完孩子后腰背都很不舒服,也曾试着找了一些机构做过所谓的“产后修复”却没有效果,想请孟主任再给自己试一试。这一试,就是几年的关系。在孟庆宇主任的努力和陈好坚持下,陈好的困扰也渐渐得到了解决,身体状态始终保持在最佳。前些天,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的陈好以一身白衣现身中戏门口时,被网友狂夸冻龄,“依旧万人迷”。这背后,正有着孟主任的努力和汗水。

 



提到陈好,孟庆宇也禁不住多夸两句:“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的认真和意志力,她是那种当决定做些什么让自己变好时,便会竭尽全力的去做的人。生完三个孩子后还能恢复少女身材绝对不是一蹴可及,真的打从心里佩服她!”




“视病犹亲是对自己最大的期许”


孟庆宇似乎不太喜欢将自己的客户们称作孕妇、产妇,她总是亲切的叫他们宝妈、孕妈、或者“妈妈们”,作为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母亲,在她的眼里,“妈妈们”和她一样,是承担着家庭和生活的压力的伟大女性。很多次,妈妈们来到诊室,聊自己产后遇到的种种压力,说着说着,甚至会掉下眼泪。

 

“我也是妈妈,知道她们有多不容易。所以这时候我一面安慰他们,一面也更坚定要帮助更多女性在经历怀孕(备孕、怀孕、产后三阶段)这些事上少走些弯路。”

 

让她感触最深刻的是“妈妈们”的现状,肥胖、漏尿、妊娠纹、疼痛……这些,妈妈们的妈妈,在那一辈人的世界里,没人提及。

 

在初为人母的手忙脚乱中,疼痛或病痛也被误认作理所当然,甚至要面对家人的责难:“别人都能忍,怎么你就不能?”许多被歌颂的伟大后,是隐忍着的求救与惊惶。而这些求救与惊惶,又在逐渐迟钝的疼痛之中,渐渐悄声匿迹。

 

“我还记得当时入院时,让我们去谈每个人的职业期许,我说:视病犹亲是对自己最大的期许,愿产后康复遍布大街小巷使病者得医。”

 

一句视病犹亲,终究支撑孟庆宇在产后康复之路上,以专业和热爱,走过了十六年。

 

目前,弘道专门针对女性备孕、孕期及产后康复的诊所已经获得批准正在装修,孟庆宇也将会担任诊所的负责人。“我希望诊所更多有家的感觉。”孟庆宇说,“因为不论是女性或是儿童,都需要一个强烈的归属感,而家就是最具代表的。到时候有更多妈妈和宝宝能在我们这里得到帮助,想一想还是很开心的。”


工体弘道 ADD: 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第十二看台

体总弘道 ADD: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北京体育馆二层(东城区体育馆路甲2号)

弘道嘉颐天和运动医学门诊 ADD: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0号科大天工大厦A座106室

24小时预约热线 : 186 1835 9871